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海风泥点的博客

海风你轻轻的吹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我的老师   

2009-09-09 22:16:4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  我读了九年书,所幸只有两位老师,小学一位,中学一位,都是女性。

        先说说我的小学老师,她叫付雅贤,我是她教的第一届学生。很清楚的记得第一眼见到老师的情景,一条白地带蓝色碎花的布拉吉,一根又黑又粗又长的大辫子,端正的五官上值得一提的是长长的眼睫毛,洁白的牙齿,讲话的声音也很好听。全学校一流的美女老师,当了我的第一任班主任。

        那时候,小学老师是语文数学一块教,每天都得批改厚厚的作业,很是辛苦。由于老师的教学水平高,我们班的成绩总在年组第一名,一直到小学毕业也没换过老师,只是老师休产假的时候别人替了两个月。

       我对老师最美好的记忆就是她的大辫子,经常梦想着自己也能梳一条和老师一样的大辫子。然而,老师的辫子并没有留住。大概我四、五年级的时候,轰轰烈烈的文化大革命开始了。学校要学生给老师写大字报,老师拿来了纸和毛笔说:你们给我写大字报吧。我们较尽了脑汁也想不出老师有什么缺点,最后还是一个同学说:老师爱美,就写老师有点资产阶级思想吧。没想到形势还真是配合,没几天红卫兵就开始拿着剪刀四处剪大辫子,老师的布拉吉大辫子都成了资产阶级的产物。从此,老师的布拉吉不见了,大辫子也不见了,我心里好难过好难过。

        不久,学校就停课了。我们几个同学偶尔会去老师家看看老师,没有了大辫子的老师依然美丽。

        毕业三十年后,我们十几个同学去看望老师,她的两鬓已染白发,依旧是那和蔼可亲的笑容。我们想考考老师的记性,站一排让老师点名,老师竟然一个不差的叫出了我们的名字 ,令我们惊讶。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再说说我的中学老师,她叫陶静芳,南方人,长得小巧玲珑的。普通话不是很标准,教我们语文课。老师接我们的时候已经是孩子妈妈了。当时正值文革结束,复课闹革命,说是复课,其实上不了几节文化课,今天批判会,明天大颂扬,后天忆苦思甜的。但只要是上语文课,老师讲课就非常的认真。

         上文化课是我最喜欢的时光,因为一开那些会我就非常压抑。我至今都搞不懂,像我这样爸爸是革命干部,仅仅因为在家庭出身栏里填上祖父的成分富农,就感到备受压抑。每每开什么会时都忙着跟那个富农划清界限,嘴上是在灵魂深处闹革命,私下里我始终想不通,爷爷是富农和我有什么关系?那时候没有高考,招生靠保送,保送的条件不是学习好,而是要查祖宗三代,必须根红苗正。我学习不算尖子,我们排长那是响当当的尖子生,就因为地主出身,升学、招工都排不上号,心情十分沮丧。老师看出了我们的情绪,就开导我们,告诉我们不要灰心,一定要好好学习,知识将来会用上的。我们相信老师的话,更加努力认真地学习。

        大环境左右不了,小环境还可以控制,老师有一条规定:加入共青团的学生必须学习好。所以,我们班的学习风气很好,三好班级的称号自然年年是我们班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二十几年后的一次同学聚会,我们把老师请来了。虽然老师的脸上已尽显岁月的沧桑,但精神仍然饱满。

        这就是我的两位老师,平平凡凡工作在教育第一线的老师。我庆幸在我读书的生涯中遇到了两位好老师。

        春蚕到死丝方尽,蜡炬成灰泪始干。 

        在教师节到来之际,祝我的两位老师健康长寿!也祝所有的老师节日快乐!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